虎嗅RSS输出预览

更新于1小时前

12月11日

网红品牌到底是怎么死的?
“云追星”衍生新黑产:饭圈职业代拍
无人认领的1990年代
新药频出,HER2阳性乳腺癌,离治愈还有多远?
三问奇瑞混改
一个00后眼里的二次元:其实我没什么为它正名的雄心
流放40年后重获国籍的米兰·昆德拉,何以为家?
香港航空“保牌大战”:海航控股40亿援持能撑多久?
中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两千万,大国智造谁来造?
时代偶像AKB48:樱花飘舞的 14 年
嘘!AI摄影正在改变手机产业格局
102户中国家庭晒出全部家当,震动BBC: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中国
国潮怎么做,得和日本三得利学习
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争议不断,是小题大做还是视而不见?
挥向投资人的镰刀
破产“三国杀”
从QQ秀到淘宝人生:我们是怎样理所当然地为女孩穿上裙子的?
当接盘侠已不在
农村“厕改”:马桶成摆设,一年用不上一次
15家新经济公司2019上市大考:谁受资本热捧,谁被市场抛弃
中高端人才净流入率全国第4,嘉兴凭什么?
淘集集破产,烧钱“烧死”别怪大环境
假如一只塑料兔子拥有DNA,会怎样?
夏利之死
李子柒的田园,梭罗的瓦尔登湖
垄断阴影下的好莱坞
政策刺激呼声再起,不妨听听当年4万亿刺激计划决策始末
ETC很好,但我不装
那些曾经寄放你青春的网吧,你还记得吗?
胆固醇与心血管疾病到底有什么关系?
北京正进入网红城市的鄙视链
Libra还能有戏吗?
厦门模式:只花三千万,让四百万人医疗上云
段奕宏不红,对不起陶虹
一张票变两张纸,说好的高铁票“无纸化”呢?
谁来养活中国?
为什么说日本才是“基建狂魔”
威尼斯要沉了,科学家拿出的建议居然是——灌水?
这些又纯又野的美女挂历,暗藏一代大妈的拍照秘笈?
王思聪:冰河上的贵公子
“来,空中跟我一起画个龙”
诊治网络暴力,半达理想国度
我想请王石先生看《小丑》| 采访手记
条漫公众号“图”鉴
GitHub或正式登陆中国:全球最大开源软件平台拟设中国分公司
美联储主席的遗产:如何应对经济滞胀危机?
医疗扫黑风暴中的“莆田系”,何去何从
那些年,我见过的处在性侵边缘的男老师
朋友很烂,腾讯还行
【虎嗅早报】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资产被冻结;视觉中国和IC photo被责令整改
王石不自由

12月10日

“蓝色起源”直播向太空发送数千张明信片
起底中国最大“论文工厂”
强势的公司文化是如何走向“泡沫化”的?
如何抓住茶饮行业10%的盈利机会?
宝能系盯上南宁百货,“野蛮人”重出江湖?
煎饼果子想当街头一哥,烤冷面坚决不服
卸妆时代:一家假央企的生存法则
这个靠脸吃饭的行业,骗走中国人多少钱?
养活无数营销号的豆瓣小组,到底在聊什么?
淘集集破产:被欠上百万的商家至今未要回一分钱
红米 K30 梦回1999,5G 手机的竞争就是这么刺激
马云给支付宝留下的最后一道难题
年轻人啃老,都是被房价逼的
赌城枪击案赔偿8亿美元:悲伤到底值多少钱?
多地写字楼空置率创新高,个性化办公或成新增长点
这些动画做得跟翔一样,为什么被公认为“神作”?
原来动画《辛普森一家》中有那么多大科学?
二手车市场不欢迎“新能源”
我们为什么总是对“平凡”的人生充满恐惧?
不要把所有问题都归结于年轻人不愿生孩子
别只看到2996家影视公司倒闭,还有2597家新公司成立
欧陆现象学对人工情绪研究的挑战
因乘客私人原因导致的航班延误,该接受吗?
投了茅台就可以高枕无忧吗?
20多位院士一致支持:中国必须建设“行星科学”一级学科
严肃点,券商开“算命大会”呢
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很美,没了
昨天,冰桶挑战英雄被永远冻在了34岁
5G私网:谁的猎场,谁的困局
《新国人》:这里有范冰冰,也有流浪民工
双十一低价抢破头,闲鱼一看全都有
​模仿迪士尼的中国娱乐公司都怎么样了?
黄奇帆:中国推进的两项开放制度,将改变5万多亿美元的进出口贸易
生鲜传奇选择“对”
喝了这么多年旺旺,竟然不知道它还是家医院
2019-2020内容产业趋势报告:红利不会消失,但会持续跃迁
为什么这个黑客攻入银行系统,却只黑了一分钱?
窦唯到底是怎么成仙儿的?
宗馥莉“抛弃”王力宏,娃哈哈打的什么算盘?
日本工业脊梁的未来
意识即幻觉?
互联网的下一个50年会更好吗?
全球第一激光雷达厂商,为何败退中国?
中国内地首个PD-L1抗癌药上市,它为什么能获批?
时尚,集自恋与合群于一身的游戏
AI产品落地记:光环、局限和自我突破
我举报了自己的研究生导师
Google发大招了:先卖手机,再做功能
互联网造车生死局:他们如何成为2019“最惨的人”?
上汽奥迪:如何在“劈腿”的同时,维持“夫妻关系”
B站还是“6年前”的B站吗
失控、暴怒、剧烈争吵:为什么有人特别容易出现情绪应激反应?
“网红”淘品牌和老字号会过气吗?
《吐槽大会》最好笑的点在于,没人敢真吐槽
从科技创新到产业落地
北上广的猫奴,是比社畜还卑微的工具人
俄罗斯体育的审判日,到了
致敬保罗·沃尔克
钱逢胜犯了什么病,五十多岁的“猪蹄子”还要做女大学生“哥哥”
微博树洞的抑郁留言背后,有人在用AI保护他们
为什么钟南山建议“伟哥”进医保
月服避孕药已完成动物实验,有望扩大避孕选择范围
陆奇的benchmark:技术趋势与商业变革
诺奖新桂托卡尔丘克演说全文:世界快死了,我们没有注意到
李国飞:价值投资的三个维度
学霸的时间生意
谁在大城市郊区种地?
点燃书页的她们,听说过《华氏451》吗?
为什么他能成为谷歌新当家?
野球江湖:你不了解的另一种中国
2020年,广告行业会变差还是变好?
为注册“怕上火喝王老吉”商标广药集团拼了,六年后……
被互联网大厂空运到印度的年轻人
“愤怒街头青年”眼中的互联网巨头
科学家开发出“反太阳能”装置,黑夜照样能发电
只靠房租,房东多少年能回本?潘石屹:我都不好意思说
告别巨婴时代,房企报国有门
怎样摆脱“职场迫害妄想症”?
去现金化、账收不回……世界最大印钞厂闹钱荒快破产了
养猪改变命运
【虎嗅早报】上财性骚扰学生副教授被开除;中信银行买到10亿假理财
这家央企“巨无霸”诞生,将打通我国进口油气运输的“奇经八脉”
呆萝卜们的教训

12月09日

奔腾重现江湖,而英特尔的“芯事”却不再奔腾
淘集集死于2019
从朱婷、武磊到孙杨,中国体育顶级个人IP如何走向2020?
B站拿下LOL三年独播权,8亿豪赌值不值?
物理本科生验证百年谜题
独家|自动驾驶凛冬加剧:百度投资的激光雷达巨头黯然退出中国
韩国人为什么喜欢满世界传教?
地球这么大,如何给它测体重?
一件假文物的升天之旅
寿司之神,早该下神坛?
滴滴盈利破局:与美团合并不是归途
一个荒唐却无奈的农村单身世界
重要的东西, 往往是看不见的
复兴娃哈哈,从换掉王力宏开始?
自古英雄都看脸,《爱尔兰人》也一样
为啥到年底税交得更多?
她又回来了,告诉我们做女性的全部真相
到底是谁拖了国足的后腿?详情请看196~197期获奖文章
中海大鳄与岁宝“小庙”的奇幻漂流
这届年轻人,为何爱用糊到发绿的表情包聊天?
如果你觉得自己过得惨,就去看看日本黑帮
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成立,“三桶油”垄断逐步打破
小红书,不红了?
把动漫拍成爱情动作片,你能顶得住吗?
中国维和警察在非洲:活着回去,成了最大的愿望
学界厕所研究:谁来保证我在公厕排泄的尊严感?
下个十年, 来自软件定义世界的挑战
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,他把米其林告了
当爱情变成人生的解药、彩票和扮演游戏
招商引资,不能“关门打狗”
2019汽车圈十佳弹幕
“视频网站,你就会瞎买版权”
懒人减肥新希望:人参,肠道菌群,棕色脂肪
人类能发射火箭,多亏了这个只上过3年小学的失聪小镇教师
21世纪快过去20年了,我想去2000年
总值6万亿元的医疗产业链,有哪些新医疗服务的机会?
对话华为原全球招聘负责人:揭秘华为灰度管理
缺钱的2019,造车难
管清友:我们陷入了一场虚假繁荣
淘集集怎么就破产了呢?
罗森中国副总裁张晟:线下零售不必迷信互联网
摩天大楼崇拜背后的逻辑与困境
携号转网13年“难产史”
王思聪的“锅”,万达不背
一个冷知识:河北其实是个沿海省份
陷入长租公寓的深坑
高通5G芯片失色,OV、小米们该咋办?
30亿扶持基金加成,医疗AI进入国家战略视野
皇后的梦想:一入侯门,从此路人?
捷达的进击?
小区里的按摩店
一位自杀的民营医院院长:医院收购热潮正在落幕
不说相声的德云社
如何用增长模型追到女朋友
陈春花:打造数字化时代的组织能力
2020年投资趋势:如何压准未来的综合性食品巨头
京沪高铁凭什么赚钱
三星折叠屏一月体验:还行
快手、58、唯品会,单项目回报超 10 亿美金的背后
还有能安装在家里的基站?
为什么越来越多人爱去健身房?
趣头条持续亏损,走路、睡觉都能赚钱的“网赚”模式快玩不下去了
华为5G领域的“最强对手”行贿被罚74亿
互联网时代的残疾人
包邮区中产择校指南
为何企业过度依赖政府纾困?
自由代价与人类前途
【虎嗅早报】王石回应整形和心脏搭桥;性骚扰学生上财副教授已辞任两上市公司独董

12月08日

12月07日

12月06日

2019戛纳最佳纪录片:叙利亚女导演给女儿的战地情书
日本求学记(二):“爸妈让我来,我就来了”
“我曾经是美国汽车工会的会员”
评水滴筹事件:模糊的边界,糊涂的爱
沸腾25年,中国互联网传奇永不眠
盘了70笔大宗交易,我们发现了地产基金退出的7大秘密
互联网,如何摧毁与重塑中国的电影生态
指着轿跑版 ES6 救蔚来,纯属抓错了药方
从鲁豫到姜思达,谈话节目的客观去哪了?
谈谈黑吃黑的生意,详情请看194~195期获奖文章
100万人大罢工、90%高铁停运,法国怎么了?
让人又爱又恨的杠杆究竟应该怎么用?
“钢铁侠”的地产生意
苹果仿生芯片是噱头,这个不是;毫米波安检技术商业化初启;燃料电池能量转换获突破,而困境仍在【前沿技术周报】第46期
祝老罗下半生贪财好色,做个快乐俗人
由《死亡搁浅》说开去,聊聊历史上的那些快递轶事
职场及人生也需要风险控制
专访《美国工厂》导演:片子内外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人意料
投资鄙视链:“不做美元基金没有饭吃”?
2019播客行研报告:用户画像、使用偏好及内容趋势
日本求学记(一):“异国”与“他乡”
2019创业公司死亡名录
进击的长三角
没有小黄图,Tumblr 这一年过得还好吗?
为什么你的企业选不出“王坚”“余承东”“方洪波”?
中国首份密室行业报告:“沉浸式”成高频关键词
保健品辅酶Q10到底有没有用?
杨振宁的最后一战
改革难过山海关? 东北的未来在哪儿
Google帝国的接班人,凭什么是他?
马云:文凭只是学费的收据,未来50%的职业将消失
修改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为何这么难?
补贴不反思,谁还会买“电动爹”?
裁员、关门、爆雷,少儿编程大撤退
社区生鲜又爆雷,前员工详述呆萝卜的“坑”
如何写好一个吸引人的开头?
B站快手抖音,降维攻击在线教育?
李子柒怎么就不是文化输出了?
带量采购开标一周年,那些中标的药企发生了什么变化?
谁是传统ERP时代的终结者?
乔布斯和苹果拒不道歉的20天
在茅台镇,我与年赚百万的黄牛党“亲密”接触
他不是药神,但他的发现改变了世界
取件要收费,就是欺负农村人
二手“炮灰”
九十年代的深夜电台,曾经带坏过一代人
都是压力山大,为何他没事,而我快抑郁了
数字时装,新世纪“皇帝的新衣”?
为何罕见病用药进了医保,又出来了?
Switch国行靴子落地,但玩家最好还是再等等
李诞不自由
【虎嗅早报】谷歌再曝报复性解雇员工事件;华为起诉美联邦通信委员会
全聚德换帅,能拯救这家老字号吗?
你是如何走向狭隘和顽固的?
音悦Tai怎么就倒闭了呢?

12月05日

英特尔又想靠“买”来追时代了
引用不“留种”,就是耍流氓
11月教育行业融资报告:钱都进了谁的口袋?
“国士”邓稼先
世界那么大,为啥我们还要上天?
爆雷潮中的理财师:一单曾提成上百万,如今10%“蹲局子”
去建国路南,复制一个日入10亿的SKP
飞机上的水是从哪儿来的?
美容师的“套路”有多深?
看到贺建奎的论文手稿,这些专家为什么坐不住了?
离职那些事儿
5G手机争霸赛:华米OV、苹果三星,谁胜?
五年后世界会有哪些变化?这是好创业者要回答的第一问
这届年轻人都是怎么聊天的?
花1元买垃圾包回家分类,图啥?
止痛药越吃越多,是上瘾了吗?
一年价格翻一倍,何时才能实现猪肉自由?
权志龙球鞋引发的“雏菊”争夺战
性,权利,反歧视,马丁·路德·金
创业公司别想了,这块B端大蛋糕属于“BAT”
超长续航的安倍政权
奥利给! 游戏内外的巨魔变迁简史
孤独症“大爆发”是个谎言?
硅谷员工如何对抗企业之恶
煤电行业长期亏损影响正常运营,国资委出手整合
高铁已是“国家名片”,车轴却靠进口?85岁院士不答应
“退出”途家前,罗军就布下了一个大局
保洁阿姨和她的三套房
如何组织一场有效的产品团队会议?
在“过劳”的路上,我们都停不下来
B站没有天敌
317位顶级明星PK,谁的微博粉丝注水最严重?
奇瑞混改背后的山东资本
花生过敏,吃点花生就好了?
IP帝国里,我们逐渐丧失做梦的能力
“能捡三年破烂,给个县长都不干”​
近日某重大负面舆情的十点启示
“谁”混改了奇瑞?
打破刻板印象,科学需要理想主义
A股正呈现两极分化趋势
“不孝有三,辟谣为大”?你没有用好策略
办完了携号转网,我变成了移动黑户
带货江湖里,明星和网红终有一战
拳馆里,来了一个躁郁症少女
贺建奎论文手稿意外曝光:HIV抗性未被验证,且造成意外突变
葛优哭了没?《两只老虎》的幕后七件事
环保民企巨头“陨落”内幕
giao哥们吃饱了,还有千万老乡想当网红
罗永浩的歌单
用健康APP的你,更健康了吗?
别怨压力大,脱发怪爸妈
美国父母忧思: 孩子拼进常春藤, 我为何更不放心?
继承与接班
​你笑《冰雪奇缘2》太烂,迪士尼笑你看不穿
在Netflix与非Netflix之间
麻辣诱惑资金链断裂后续:供应商对新还款方案不满
共享汽车“坟场”惊现:途歌押金没戏,这相似的场景
【虎嗅早报】唐山发生4.5级地震,北京有震感;高通暗讽华为不是真5G
创造薇娅